位置:主页 > 戴尔 >

同时还是一位训练有素的骑手、驯兽师、冲浪者、军事美术专家、弓箭射手和飞行员

编辑:大魔王 2019-05-12

【图片声明: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美国冲浪吉他大师迪克·戴尔(Dick Dale)于美国当地时间3月16日逝世,终年八十一岁。由于戴尔的演奏突破了电声乐器表现的局限,他曾被《吉他手》评为“重金属之父”,他永无止境的人生探索也使他被冠以“世界所有强力乐手之父”的称号。

  迪克·戴尔以他快速、另类的吉他演奏风格而闻名 图片来源:Peter Pakvis/Redferns

  戴尔的前贝斯手山姆·波尔(Sam Bolle)向《卫报》了该消息,他说:“迪克是一个原创者,他总是按自己设想的方式去创作音乐……早在朋克摇滚乐出现之前,他就已经演奏起朋克音乐了。”戴尔的经纪人在接受公告牌采访时表示:“对于摇滚乐来说,这是悲伤的一天。”

  在许多人眼中,迪克·戴尔应该是一个早该被历史遗忘的人物。所谓的“冲浪吉他之王”——尤其是以吉他为主导的各种弦乐器,在当时只不过是一种短暂的时尚。冲浪摇滚(Surf Rock)盛行于60年代初美国西海岸,以迪克·戴尔首创的带有回响的吉他声效为特色,潮湿和延绵不绝的音效使人自然而然地联想起的冲浪运动,因而得名。冲浪摇滚音乐的主题多半与沙滩、摩托车和女孩相关,由于内容过于单一肤浅,因此很快被历史潮流淘汰。

  尽管迪克·戴尔独创的声音或多或少被定格在特定的时间轴上,但事实并非仅此而已,某种程度上戴尔代表着美国音乐的回忆录。他的风格在随后的吉他手中得到了回响——快速、响亮、断奏明显。流行音乐史上最重要的电吉他演奏者吉米·亨德里克(Jimi Hendrix)是戴尔的粉丝;十年后当重金属开始被埃迪·范海伦组合(Eddie Van Halen)演奏时,人们也能够明显感受到戴尔的音乐痕迹。

  迪克·戴尔,原名理查德·安东尼·蒙苏尔(Richard Anthony Monsour),1937年出生于美国。戴尔的父亲是黎巴嫩,在戴尔童年时曾教他阿拉伯音阶以及中东音乐,这些影响成为戴尔的音乐根源之一,也为他后来冲浪摇滚和冲浪音乐注入灵魂。

  1954年,戴尔搬到南入读中学高年级,此时他开始冲浪运动。上世纪六十年代早期,戴尔在乐坛崭露头角,1961年创作了《我们去旅行吧》(Lets Go Trippin),这是戴尔的第五首单曲,也是第一首冲浪摇滚音乐。第二年,他结合中东地中海传统音乐,开创出独具特色的音乐风格,创作出后来广为人知的《蜜斯洛》(Miserlou),这首歌被誉为摇滚乐界最令人难忘的吉他旋律之一。他的第一张专辑是1962年的《冲浪运动员的选择》(Surfers Choice),其中收录了一首改编自巴哈马的民谣《Sloop John B》,沙滩男孩组合(The Beach Boys)后来曾翻唱过这首歌。首张专辑被唱片公司选中,并在全国公开发行。

  真正让迪克·戴尔家喻户晓的,应归功于著名电影导演昆汀·塔伦迪诺。1994年昆汀在制作著名电影《低俗小说》时将迪克·戴尔的《蜜斯洛》选入其中,此时这首歌已面世三十二年。后来,美国歌唱组合黑眼豆豆在歌曲《Pump It》里使用了部分这首歌的采样,最终《Pump It》在公告牌Hot100单曲榜名列第18位。

  戴尔是左撇子,但却演奏一把右手型吉他,他使用的和弦完全,这种独特的演奏方式使他不同于任何人,他曾被《滚石》评为史上100位优秀的吉他手之一。除了普通吉他以外,他在电吉他、木吉他、低音吉他和西班牙吉他方面都是不折不扣的大师。同时他还掌握夏威夷的四弦琴、班卓琴、鼓、键盘、竖琴、小号、长号、萨克斯管、口琴、木琴甚至手风琴。除了音乐上的造诣,迪克·戴尔还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家居设计师,同时还是一位训练有素的骑手、驯兽师、冲浪者、军事美术专家、弓箭射手和飞行员。

  戴尔与吉他的并不止于演奏,他甚至受邀到著名乐器公司芬达来试弹和帮助改进芬达的吉他和音响。由此,芬达的Stratocaster吉他成为摇滚吉他的首选,且有戴尔签名的金色Stratocaster被称为“野兽”(the Beast)。芬达的创始人Leo Fender亲自帮戴尔定制了一把吉他,这把琴可以帮助戴尔获得更大的音量。

  不幸的是,多年来戴尔一直深受身体病痛的。2015年,他在接受《城市报》采访时坦露,“我不能停止巡游,否则我会死的,身体上和字面上都是,我会死的。”他告诉《公告牌》,在购买健康保险(包括糖尿病、癌症治疗以及其他疾病的治疗)的前提下,他每个月至少还需支付3000美元的医疗费用。

  戴尔表示,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宁愿和妻子拉娜待在家里,“但我也必须意识到,人们不仅仅是来听音乐会的,他们还是来感受一种生活方式的。”这种生活方式并不是说,“哦,我们在生活的,你却在台上享受。”我想他们应该知道的是,”我也和你们一样经历着悲伤与痛苦。”

  不管未来摇滚音乐的趋势如何变化,戴尔依然会是一个“”。他曾告诉记者,他想死在舞台上,让“身体部位爆炸”。对于一个比任何人都更早发现电吉他不仅仅是一种乐器,更是一种来自体内的力量的人来说,也许这样的结局才是最好的安排。